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AI

专家:陈一舟:上市就要一鼓作气 我现在更喜欢稳健赚钱

专家:陈一舟:上市就要一鼓作气 我现在更喜欢稳健赚钱

2019-05-16 19:31:56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雷建平  来源: 雷帝触网(ID:touchweb)新款表盘的设计与去年的类似,但线条更加细密并占满整个屏幕,颜色也从六种增加到

来源: 2019-05-16 19:31:56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雷建平

  来源: 雷帝触网(ID:touchweb)

新款表盘的设计与去年的类似,但线条更加细密并占满整个屏幕,颜色也从六种增加到八种,动画效果依然保留。另外苹果还增加了两款指针模拟表盘。“骄傲”图案也分别变成了方形和圆形。所以现在一共有四款“骄傲”表盘可以选择。

  尽管资本市场面临震荡,开心汽车还是在5月13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二手车经销商集团赴美上市第一股,也是国内第二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的二手车企业。

  开心汽车的上市,是继人人公司上市后,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在美股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不过,相比8年前头顶中国Facebook光环的人人公司上市,开心汽车的上市要低调很多。

另外,除了 iOS 12.3,苹果还发布了 macOS 10.14.5、watchOS 5.2.1 和 tvOS 12.3 系统更新,同时还为 HomePod 发布最新的 12.3 软件更新(配对的 iOS 设备升级至 iOS 12.3 后可自动安装更新)。

  开心汽车上市的时间点也不好,正好遇到中国在美股开市前对美国商品加税,美股遭遇少有的暴跌,开心汽车也跌破了发行价。但相比人人公司上市时,陈一舟的心态已经平静了很多。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据macrumors5月15日报道,两位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初,苹果正准备推出新款iPhone,但用于设备的英特尔调节器(基带)7560没有正常工作,所以他们对调节器进行了四次大修,使之与最新的高通调制解调器并驾齐驱。但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由于错过了最后期限,且芯片仍存在技术问题,这让苹果高管感到焦虑。

  陈一舟接受雷帝网专访时说,人人网2011年5月上市时也是遭遇股价狂跌,开心汽车上市也是美国股市跌得最惨的时间。“我说我们也会找时间,每次都是狂跌的时候。”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据美国《福布斯》网站5月15日报道,同样存储容量的手机,一加比苹果和三星更加便宜,这可能迫使苹果和三星重新定价。

  不过,陈一舟认为,上市就应该一鼓作气。

  不要把太多时间花在IPO上

  2018年下半年开始,国际经济形势异常复杂,中国经济也面临结构调整,各种融资渠道关闭,企业上市之路变得异常艰难。中国一大批企业开始抢占时间窗口,“流血”上市。

  开心汽车的上市之路也不顺利,磕磕绊绊,经历无数希望与失望。但经过团队不懈努力,2018年年底,开心汽车的上市之路豁然开朗。

  截止到上市,经过了6个月紧张的筹备,这中间包括还遇到了美国政府停摆,美国证监会停工等等不可预知的问题。陈一舟说,今天开心汽车终于正式上市了。一路走来,非常不容易。

  为何一路磕磕绊绊,开心汽车还坚持上市?

  Netflix最终选择关闭苹果的支付渠道。在测试开始不到4个月,Netflix就能够将App Store的所有用户迁移到自己的支付渠道,这也意味着,规模较大、用户忠诚度高的品牌有可能短期内建立独立的支付系统,而用户也可以接受。

  陈一舟说,遭遇波折是正常的,对于企业来说,应该是能上市就上市,既然启动,完事了就到下个阶段了。“我们也不是互联网烧钱的企业,我们是做生意的企业,越透明可能公司越强。”

  在陈一舟看来,企业应该用更多精力做企业经营,而不要把时间太多花在IPO上,因为股市里好的企业会走出去。上市仅是下一段征程的开始。

  IPO后,陈一舟领着车商去阿甘饭店吃饭,想有阿甘精神

  对于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苹果表示“心里苦”。

  谈及未来发展时,陈一舟说,开心汽车要在继续夯实自营业务的同时,将启动平台经销商网络,将经销商网络作为未来战略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同时,全面启动消费者融资和汽车服务业务,利用现有的自营和平台网络,拓展金融、维修保养业务,为消费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今天的人人公司与8年前完全不同

  开心汽车上市和传统模式不一样,是选择SPAC(Special PurposeAcquisition Corporation)方式上市,汉堡王就曾通过这种方式回归资本市场。

  开心汽车与原来的人人网业务也有很大不同,人人网是针对消费者的,曾经影响力很大,与腾讯对抗了很多年,也亏损很多年,最终,陈一舟选择了出售。

  由于App Store覆盖的领域太广,苹果税经常引起争议。

  开心汽车是人人公司培育出来的业务,早期主要是to B服务,服务线下车商,后期逐步介入到C端的二手车零售业务。

  陈一舟说,以前做了太多亏钱的互联网业务,现在更喜欢稳健赚钱。

  当然,开心汽车这个模式早期在很多投资人看来也不够性感,认为很传统,就是把一些最优质的车商联合在一起,人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品牌支持、管理支持、给开发SaaS系统,增加企业效率。

  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对开心汽车不感兴趣,人人公司的做法是自己玩,陈一舟说,开心汽车现在不是特别关注短期的别人看法。

  现在反而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对这种线上线下相结合,不烧钱,又能稳健盈利的模式感兴趣。

  “为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我把人人网卖掉,对我来说心里上是一种暗示,我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所有干的事都是新的。”

  陈一舟对雷帝网说,今天的人人公司已经和8年前完全不同了,原有的业务都卖掉了,现在是新的业务,行业也不同,完全是不同的知识。

  “我们换得太狠了,这样很辛苦,当然,我们也是做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得益于全球10亿iPhone用户,苹果应用商店的营收急剧增长。2018年苹果应用商店的总销售额高达466亿美元,几乎是谷歌Play商店的两倍。而苹果去年曾经表示,过去十年已经向应用开发者支付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营收。换句话说,苹果自己也从中获得了数百亿美元的佣金收入。

  与腾讯当年的竞争类似“被关进监狱”

  曾经,人人网风光一时,这给陈一舟带来极大关注度,也让陈一舟带来了很多骂声。

  陈一舟对雷帝网说,如果评价是错的就不要往心里去,也要意识到,作为公司,公众有权利对上市公司CEO进行评价,评价的好是对企业的帮助。企业承担了风光也得承担挨骂。

  当然,人人公司最大挑战是遇到腾讯这样一个强大对手,类似美国的Snap遇到Facebook一样,Facebook的用户比Snap大很多,推出了一款类似Snap的产品,也弄得Snap很难受。

  陈一舟说,当时人人公司觉得靠自身努力依然有机会,但在网络效应如此强的行业,这不符合物理学规律。如果早想清楚了,很早就缴枪不干了,让有本事的公司干了。“你觉得处在同样的位置,会想的比我更清楚吗,很难。”

日本经济新闻同时获悉,JDI将在2018财年(截至2019年3月)财报中对主力工厂石川县白山工厂进行减损处理。据多位相关人士透露,将计提约700亿日元的损失。原因在于,受主要客户美国苹果削减订单等因素影响,液晶面板的销售出现下滑,开工率低迷。

  人人公司与腾讯的竞争被陈一舟形容为是“被关进监狱”,因为竞争的时候没有看到希望。

  苹果公司曾经扎得密不透风的篱笆,很快要面临消费者的蜂拥踩踏了。

  当雷帝网说外界认为陈一舟做投资比做产品更擅长时,陈一舟说,“过多的评论家甚至是不懂,如果雷军没有小米成功,很多人会骂死他,你只能成功。”

  如今,陈一舟心态好了很多,称现在上市公司很多业务在孵化,能差到哪里去。五个项目,国外四个项目,国内一个项目,(开心汽车)上市了,国外再做一做,没准又出现一个大业务,也可能过段时间又买一个。

  “我觉得我60岁之前身体保持的话,干公司是可以干的,60岁以后干不好我就干投资,投资也很有意思。”当然,陈一舟说,现在的重点还是先抓好自己的这几块业务。

  2018年,印度手机市场全年出货量在1.45亿台,而苹果只有170万台,只占了1.2%的市场份额,而据预测,2019年印度手机市场预计全年出货量将达到3.02亿台。

  以下是专访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实录:

  雷建平:开心汽车日前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后,您为何急匆匆就回来了?

  陈一舟:因为我一年才回中国一两次,本来应该提前,4月份就回来了,年终回来了一次,我只呆10天就走了。

  我正好从纽约飞过来,就更节省时间。我是早上4点钟(注:纽约时间)的飞机,到北京是早上6点(注:北京时间),就直接上班,没有浪费任何时间。

苹果续航越用越差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理

  要不然我飞凤凰城呆几天,周末过来也可以,但我飞凤凰城呆几天,还要飞到旧金山,再飞中国,从纽约飞北京就少飞两趟飞机,要节约时间。

  上市要一鼓作气

  雷建平:开心汽车这次上市和其他公司上市不一样,选择SPAC(Special PurposeAcquisition Corporation)的方式是更节约时间?

  陈一舟:其实按照正常渠道上市也差不多,2018年开心汽车就想提交上市计划,后来美国股市下去了,投行让我们再等等,正好有一家SPAC找我们,马上上吧,结果碰到美国政府停摆,所以没有办法,后来还延期了,延期了四个月,最后才上市。

  上市这个事情就是一鼓作气,既然启动,完事了就到下个阶段了。像我们这种企业,我们不是互联网烧钱的企业,我们是做生意的企业,越透明可能公司越强。

  雷建平:您说开心汽车不是烧钱的企业,但开心汽车涉及的是二手车行业,瓜子和优信都烧钱。

  陈一舟:瓜子和优信是线上的二手车生意,我们偏重线下,几乎不烧什么钱。其实车商本来是赚钱。我们之前是做车商贷款,我们找了一批最好最优秀的,然后收购了。

  雷建平:2018年11月,中民七星收购100%开心汽车已发行流通股份,估值约为4.54亿美元,为何上市时市值是1.7亿美元。

  陈一舟:对,中民七星给你估值,它的壳还有一笔钱,跟你兑换的时候有一部分钱,你跟它合并的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留下来。

  原标题 一场持续近十年的苹果反垄断案,真的可能颠覆App零售市场吗?

  但我们发现SPAC的投资人多半不会留下来,他们是职业投资人,8%对他们就够了。他们把钱拿出来投下一个,再赚8%,当成固定回报率。

  你们研究一下我们上交的信息,都是公开的信息,主要的原因是跟SPAC有关系,SPAC看你结构怎么设计。

  对遭遇股市大跌不敏感

  雷建平:开心汽车上市的时间点看起来不好,遇到对美国商品加税,导致美国资本市场大跌。

  这起诉讼提交至加州北部地方法院,针对苹果就2018年假日季中国业务,尤其是iPhone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情况,所发表的前瞻声明。

  陈一舟:那天股市狂跌,那天是美国股市跌得最惨的时间,我说我们也会找时间,每次都是狂跌的时候,人人网上市也是股市狂跌,人人网是2011年5月份上市。

  后来有一个说法,美国基金经理5月会清仓,要卖股票,据说历史上美国5月份股市都会下降。

  雷建平:开心汽车这天上市的时候,您觉得运气很差吗,心情怎么样?

业界认为,搞定苹果之后,高通的下一个目标价就是华为,高通也已经明确提出,与华为的谈判正在进行,而与苹果的和解增强了解决与华为问题的能力。

  陈一舟:没什么心情,因为已经是第二次上市了,不是很敏感了。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王欢】据日本共同社5月16日报道,中小型液晶面板巨头“日本显示器公司”(JDI)15日宣布,以国内为主到9月底前将征集千名左右的提前退休人员。裁员人数相当于集团员工的约一成。受主要客户美国苹果公司智能手机需求下滑影响,当天披露的2018财年(2018年4月到2019年3月)合并财报显示净利润为亏损109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9亿元)。这是连续5年陷入亏损,被迫实施国内的全面裁员措施。

  雷建平:上一次人人公司上市时,很多人说人人网是中国的Facebook,人人网市值很高,关注度也很高,这次行业注意的还是比较少。

  陈一舟:因为我们现在非常清楚一个企业的估值,从长期来说,那天纳斯达克准备的环节还挺好的,因为我们搞得好。我觉得像我们这样一个公司,我们是没有VC投资的,全是我们自己投钱做的。

  以前我记得James(注:人人公司COO刘健)也找过一些VC,大家不感兴趣,认为开心汽车不是互联网企业,不是互联网网上的模式,模式很传统,就是把一些最优质的车商联合在一起,用互联网手段,我们的saas系统,管理体系,增加企业的效率。

  至少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对开心汽车不感兴趣,我们就自己玩,所以我们现在不是特别关注短期的别人的看法。

  不要把时间花在IPO上

  苹果未来面临诉讼

  雷建平:开心汽车上市之路不是很顺利,遭遇了美国政府停摆,磕磕绊绊。为何还坚持上市?

  反垄断专家弗洛里安·穆勒(Florian Muell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苹果商城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我本身作为一名App的开发者,也希望看到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的发展。判决中最关键的一点不是给出了苹果是否垄断的说法,而是承认了消费者有权诉讼。这是苹果历史上首次实际遭遇来自消费者的挑战,而且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陈一舟:很正常,还有一些公司可以上,或上市估值低一点没有上,我听说有不少公司是这样的。

  我觉得差不多就行了,能上就上,你去干更重要的事,要去经营企业,不要把时间花在IPO上。股市里好的企业还是会走出去的。

  雷建平:您说上市仅仅是下个阶段的开始,您觉得上市对开心汽车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陈一舟:我们企业是资金密集型的,因为我有库存。我一台车周转大概是不到两个月,业务涨上来必须需要钱,所以上市以后就透明了,不管银行还是投资人看得很清楚,融资的渠道更开阔。

  2018年,印度手机市场全年出货量在1.45亿台,而苹果只有170万台,只占了1.2%的市场份额,而据预测,2019年印度手机市场预计全年出货量将达到3.02亿台。

  现在喜欢稳健赚钱

  雷建平:您当初投资了车易拍,后来车易拍和大搜车合并,怎么想着自己做到二手车行业?

  布雷特·卡瓦诺表示:“苹果的这项主张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更多是一种为自己赢得权利的途径。”卡瓦诺去年就曾对苹果提出质疑。他认为,苹果30%的抽成可能会对App的价格产生影响。

  陈一舟:这也是有很多曲折,我们最开始做消费者信贷的业务,做了一年不到,竞争太激烈了,大家的搞法太生猛,我们搞不了,觉得迟早会出事就出来了。

  当时我们在美国投了家汽车交易的网络公司,叫backlotcar,也是B2B,现在做的非常好,我们是天使轮投的。我觉得车这个行业好像还行,做了两年以后发现我们扶持了一千多家车商。

  我们发现优质的车商赚钱比我们多,虽然是我们提供的资金,为什么他们赚钱比我们还多,至少在那个时候发现提供贷款人比优质车商的多,优质车商就那么几家。

  我们还发现车商里卖高端车的车商更加赚钱,比卖一般的车赚钱,所以我们干脆把这些车商整在一起。

  我们发现他们经营没有技术含量,我们可以做更多的技术,先做消费金融,再做2B2金融,然后把行业摸熟了。

  与此同时,App Store又是苹果各项主要服务当中毛利率最高的业务。麦格理研究公司分析师Ben Schachte曾表示,App Store的毛利率预计约为90%。

  雷建平:软银是人人的大股东,现在投了瓜子二手车,您要和原来的股东展开较量,您怎么看?

  接下来,地方法院还可能要求苹果削减30%的应用程序销售佣金,并对苹果除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

  陈一舟:我们现在喜欢稳健赚钱的。

  雷建平:为什么会有这种思想的改变?

  陈一舟:亏钱的业务做得太多了。现在整个企业的文化,包括我个人喜欢B2B的感觉,我们开心汽车也有这种感觉,因为你要做软件,是服务车商的,还进行风控,有很多东西是跟B2B很像。

  人人之前B2C的业务不做了,糯米卖了,人人网也卖了,现在业务是三四年前做的,而且是B2B,原来是B2C,以前是中国,现在是全球的。

  雷建平:您现在做的业务和当初做人人网的区别在哪里?

  陈一舟:我倾向是认为都有机会,B2B和B2C都有,B2B的机会更多一些,B2C更多需要年轻人去抓,他们比我懂,我做B2C没激情。

  现在互联网是这样的,最先被接受的应该是消费者,当一个技术,当一种新的产品门类被消费者普遍接受以后,会向企业渗透。

  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来说做B2B更加合适,比B2C胜率高。

  投资SoFi是借助Facebook诞生的机会

  雷建平:雷军、周鸿祎都是您的湖北老乡,都夸您很聪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也说您眼光非常好,您当时投了SoFi,是怎么捕捉到这个SoFi?

  陈一舟:2011年人人公司刚上市,在美国当时社交网络的崛起,已经有了一家大的公司,我们就考虑什么行业或者类型的公司能够靠着社交网络崛起,答案就是能很好的利用互联网投广告的公司。

  没有社交网络之前广告很难投出去,有了以后就很容易投出去。

  SoFi第一单是从斯坦福的校园网里找了一部分人,每人投了一点钱给在校的学生,因为Facebook都是按照学校出去的,广告一砸,斯坦福的学生马上就做了,没有Facebook生意没有办法做。

  iOS最大的竞争对手谷歌商店同样收取30%的抽成。虽然目前尚未有消费者直接起诉谷歌,但苹果的案件对谷歌有直接影响。

  我们投了两个社交网络,都是广告很容易在社交网络上砸,另一家在洛杉矶,它的广告也是非常适合砸。

  我们没有投Facebook,什么东西靠它崛起。你说腾讯的微信起来了,什么东西在微信上能涨起来,仔细想想拼多多这个产品天生就是在微信里长起来,就是团购,现在有微信群,微信群没有广告,只有用户。

  所以把微信群充分利用起来了,是在微信群上能长大的,还是基于我们对社交网络的理解,对商业模式的理解。

  雷建平:美国的科技企业都纷纷上市,为什么SoFi不寻求上市呢,您作为SoFi的大股东有什么看法?

  苹果一周前刚刚发布的财报显示,这家科技巨头的核心产品iPhone,虽然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营收同比下滑,但另一支柱业务却保持了良好的增长势头。

  陈一舟:SoFi融资能力太强,不需要上市。这个在华尔街时报上都传出消息了,还在继续融资。

  早期未投中国互金企业是在转型

  雷建平:周亚辉是您的门徒,以前也在您手下干过,很多思路学习了您。

  陈一舟:他对海外市场的关注也是受我的影响,当时在我们这工作第一个海外项目就是交给他负责的。

  美国最高法院判苹果应用商店垄断了吗?并没有。至少暂时还没有,未来会不会也不好说。这个表述并不准确。正因为如此,今天苹果股价就回升了1.6%,说明投资者并没有过度紧张。

  雷建平:周亚辉是反其道而行之,您在美国投,他在中国投,投了趣店收获很大,您当时为什么没想到在中国投互金企业?

  这起诉讼以违反《证券交易法》为由,要求被定性为集体诉讼,苹果做出损失赔偿并承担法律费用。

  陈一舟:我们投完美国以后就开始转型。我们是2011年以后开始投资,其中可能在2013年、2014年投资到最多的时候,那时候已经逐渐积累知识,都是海外各个行业的知识。三年前开始寻项目,2017年收购了一家海外的企业。

  也就是说从四五年前开始,我们已经开始把精力放在做企业上,中间有段时间和腾讯竞争的时候很痛苦,要转移,要开始突围。

  投资趟出了一些路,四年前开始走上这个路了,我们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激进,因为现在已经突围出来了。B2B这个市场非常宽阔,你不需要在每个市场都有。

  承担了风光也得承担挨骂

  但不少科技媒体发表评论认为,这一裁决最终会使苹果不得不降低其App Store的抽成,而苹果公司本身,也可能会面临数十亿美元的罚款。

  雷建平:人人网当初卖给王乐的时候,网上有很多的声音,包括对您抨击的声音也挺多的,您自己说雷军、马云也做过社交,但挨骂没您多,您觉得外界对您的评价公允吗?

新款表盘的设计与去年的类似,但线条更加细密并占满整个屏幕,颜色也从六种增加到八种,动画效果依然保留。另外苹果还增加了两款指针模拟表盘。“骄傲”图案也分别变成了方形和圆形。所以现在一共有四款“骄傲”表盘可以选择。

  陈一舟:中国特色的Facebook在我们成立之前就已经出来了,每个国家和地区,本地用户做最适合本地的用户。

  Facebook如果不买WhatsApp和instagram也够呛,说明这个产品的DNA没那么强。特别是在中国,中国有一款更加适合本地的市场和产品。我觉得SNS这个DNA可能被高估了。

苹果发布完整声明如下:

  雷建平:您以前在人人网上写贴子,说跟腾讯竞争的时候,自己要戴着帽子,做好挨骂的准备,怎么看待这个过去?

  陈一舟:谁让你凑这个热闹,您也沾了好处,人人公司也上市融资了,后悔也不行了。

  我现在看得很平常,无所谓,反正骂你的人也不懂,他们不懂就让他们骂,真正懂的人也不会骂。

  雷建平:当初真假开心网这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人人网卖掉的时候,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还发了文,对您谈不上恨,您怎么看待?

  但也面临一些限制。Netflix表示该公司的节目不会被收录在苹果的频道中,这意味着Netflix上的节目将出现在搜索结果中,但观众需要退出Apple TV应用才能观看。到目前为止,Apple TV应用仅支持三家付费电视提供商,包括Charter Communications的Spectrum、AT&T的DirecTV Now和索尼的Playstation Vue。

  陈一舟:很正常吧,行业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免不了磕磕碰碰,非常正常的事情。只要你跑到创业的热潮里去,各种上下,各种恩怨都会有的,这个是避免不了的,来了就接。

  现有业务与原有业务完全不同

  目前国内内容市场的现状是,大部分创作者获取收入的来源都比较单一,无非信息流分成、广告分成和平台额外奖金补贴,少部分做电商或者直播收打赏。坐拥一座“苹果园”、在各个内容领域都有布局的爱奇艺,在这里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雷建平:回过头来看,再回到当初您觉得还有真假开心网之争吗?

  美国最高法院判苹果应用商店垄断了吗?并没有。至少暂时还没有,未来会不会也不好说。这个表述并不准确。正因为如此,今天苹果股价就回升了1.6%,说明投资者并没有过度紧张。

  陈一舟:有现在这种知识我就干别的了。因为我们第一个创业项目是Chinaren,感觉在社交里有一些积累,正好出现Facebook这样的产品,还成功了,创业都有惯性。

  除了自己的“亲用户”,苹果对某些应用程序的开发商也不太友好。正如上文所提到的,苹果向应用程序开发商收取高额的佣金,这就不得不提苹果与微信之间不愉快的旧事。

  但我们这样确实很辛苦,以前的知识积累都不行,要寻找新的知识。以前我在B2C,现在在美国干B2B,这多大的变化,行业发生变化,完全是不同的知识。

  所以我们也是做了长期抗战的准备。按照统计学来说不是这么高,因为换得太狠了。

  对于富士康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印度人力成本更低,如果苹果需求很大,大量劳动力也可以继续帮助生产。此外,印度作为一个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由于无需缴纳20%的进口税,所以更加吸引苹果从中获利。而且目前苹果在印度市场的占比较小,其增长空间与潜力巨大。

  雷建平:当初您买了域名kaixin.com,为什么开心汽车也用这个域名?

  开发者非常明白其中的道理:苹果强大的生态系统就如他们所寄居的“衣食父母”,因此如果iOS生态遭受打击,也会最终影响到开发者的收入。

  陈一舟:因为发现很多人都会用“人人”这两个字,其实这两个字很常见,包括国内还有人人车,虽然我们自己很喜欢人人,但是你也没有办法,你要上市还是要跟别人做区别,所以就选开心汽车。

  我们手上有一些域名和品牌,看哪个更合适,我也不可能找一个新的名,我觉得太麻烦,买域名也买不到,我们原来想麒麟汽车,没有域名,后来就用kaixin.com。

  苹果App Store多年以来,都被视作行业的标杆。

  雷建平:您之前说,雷军离开金山出去做小米,这种方法值得学习,您的轨迹是不是觉得可以类比于雷军。

  另外,尽管苹果和高通多年的授权使得前者终于拿到了5G手机的入场门票,但多份报告显示,苹果正在研发自己的移动基带。

  陈一舟:我们有上市公司进行转型是很累的,我之前做的所有东西都扔掉了,我如果重新来的话,我可能不这么干,包袱太重了,又要挨骂,还得去找新的事情还得接受上市公司的监管,非常透明的。

  实际上不是很好的转型办法,这个路径是最难的一种路径,雷军那样的办法最好。

  2016年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苹果调整抽成规则,如果订阅服务第二年自动续费,那么抽成从30%下降至15%,但这依然是笔不菲的收入。

  为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我把人人网卖掉,对我来说心里上是一种暗示,我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所有干的事都是新的。

  华尔街分析师表示,尽管苹果提供的服务种类不断增加,但 App Store 仍是其服务业务最大的组成部分,约占总体的三分之一。不过,随着案件的推进,App Store 的生财之路可能会走得比以前更坎坷。


    HOT NEWS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