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游戏

滴滴顺风车,该不该上线

滴滴顺风车,该不该上线

2019-04-15 22:53:54
  滴滴顺风车要上线了?  4月15日下午6时许,当“滴滴顺风车”在其官方微博发了一条《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这条微博讨巧的是没有用公司的名义发,而是署名为滴滴顺风车

来源: 2019-04-15 22:53:54

  滴滴顺风车要上线了?

  4月15日下午6时许,当“滴滴顺风车”在其官方微博发了一条《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这条微博讨巧的是没有用公司的名义发,而是署名为滴滴顺风车事业部经理张瑞,显得有血有肉。“滴滴顺风车”的微博自去年8月22日以来就没有更新过了。

  2018年5月初发生在郑州的空姐被害案尚未尘埃落定,8月24日乐清女孩又被害,且均因乘坐滴滴顺风车导致。这两起命案把滴滴推向了风口浪尖,在一边倒的舆论鞭挞以及十部委联合入驻滴滴的情况下,8月27日,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

「滴滴经历了这么多战争,管理层如果不团结,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在此前两起遇害案中,因为客服响应速度不及时、突然情况处理流程缓慢、对司机资质审核不严等问题,滴滴被不停地质疑,随后滴滴上线了一系列功能和举措,比如人脸识别、录音、添加紧急联系人、行程一键分享、暂停深夜时间段叫车服务、加大自建客服团队规模……直至无限期下线,与此同时宣布的还有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被免。

  上述微博发布后,很多人认为滴滴顺风车忍不住要上线了。但随后滴滴官方回应称,目前顺风车仍然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暂无具体上线时间表,“后续我们会逐步公布更多产品改进方案和安全策略,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我们也同时尝试使用滴滴和美团打车呼叫短途车,在保利汽车城到虹桥机场这样短途的呼叫中,滴滴则需要等待几个排位,而美团打车几乎是秒接单。两者的差价可以基本忽略不计,在一块钱内。而美团打车目前正在补贴用户,前三单可以享14元减免。

  滴滴顺风车事业部经理张瑞在公开信中说,这段时间是他在滴滴最为煎熬的日子,去年两起令人悲痛的事件让他和他的同事感到无比痛心和自责,“甚至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怀疑我们的价值感是不是真的如别人所说‘扭曲’了”。

  随后他列出了滴滴顺风车的五点整改措施,并希望大家检查和监督,包括:回归顺风车本质,尽全力抵制非法运营;去掉个性化头像、性别等个人隐私相关信息的显示;用户准入信息筛查持续加强,尽最大努力杜绝人车不符;加大客服资源投入,提高客服处置能力;提升应急处置能力,优化调整流程。

  这看上去像是对民意的试探。

另一方面,腾讯入股大众点评和 58 同城,加上京东和饿了么,滴滴打车,腾讯系的 O2O 大网也已经铺开,社交+支付+应用场景主线已然明确。

  在评论区,毫无疑问的形成了两个阵营,支持上线的网友说:

  反对的网友则说:

  还有那种不知道支不支持的:

这是给滴滴快的最大的挑战,也是衡量他们能否成为市场变革者的试金石。

  虎嗅网友在虎嗅24小时里也呈现出百花齐放的观点:

滴滴表示将向出租车业务加大产品技术资源的投入,促进出租车产品升级和新旧业态融合发展,进一步探索出租车与网约车融合的新模式。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目前看来,美团重点把守的商家就是餐饮品牌连锁店。打开滴滴的外卖商家列表,规模化的高端餐饮商户不多,少数出现的连锁店中,也以黄焖鸡米饭、沙县小吃等平价商户为主。

  媒体行业相对理性,更多的声音是放在了如何进行平台治理,如何改善运营方式和产品功能等。当然也喊着“旗帜鲜明地反对下线顺风车”:“法治社会的特征就是权责分明,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滴滴究竟该为顺风车司机行凶负多大责任,目前并未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暂且不论。而下线顺风车,在本质上是要广大顺风车车主和用户承担他们不应该承担的责任,严格来说,这是一种株连。”

  这又回到了有人拿刀砍了人,生产刀子的厂家要不要负责的问题。

  我身边的人在春节前后也在不停地呼吁顺风车上线,专车太贵,出租车打不到,所以不少人喊出了“人民想念滴滴顺风车”类似的口号,尽管我不认为这个人民会代表大多数。

Uber当天除了监控媒体,也对竞争对手格外关注。当公司宣布交易时,它派出了一个小组去秘密监视滴滴总裁柳青,当时她正在加利福尼亚一个度假村参加硅谷年度盛会Code Conference。该小组记录了柳青得知沙特投资Uber时的反应。

  但的确,滴滴比所有人都更想念顺风车。

  据“燃财经”报道,2月15日,滴滴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给13000名员工召开全员会,会前所有员工收到的邮件里罗列了10个关乎滴滴生存和发展的重大问题,顺风车是否恢复放在第3个,仅次于公司新年目标和裁员计划。

  顺风车业务对滴滴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一种观点认为,专车、快车的属性与传统汽车租赁公司、出租车公司差别不大,顺风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出行”,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另外,相比于订单数量,顺风车司机保有量更为重要,这种模式能够快速拉拢全国司机,并有望成为司机转化的纽带。2017年末顺风车日均订单量达到200万,约占滴滴总订单业务的十分之一。

同时,高盛指出其他一些需要关注的中国企业包括美团、滴滴、科大讯飞、海康威视、出门问问、商汤科技、大疆创新等。

  在这个全员大会上,程维宣布了滴滴出行整体裁员15%,涉及2000人左右。

  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显示,滴滴2018全年亏损109亿元,而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则投入共计113亿元。

  腾讯棱镜深网在报道中引用内部员工的话说,顺风车部门裁员比例达到20%,按照700人计算,要裁掉近140人,并且负责顺风车用户社区的团队将被全员裁撤,只保留个别技术做后续维护。

最近的这个新政策对滴滴的估值有所影响,我们暂且不说。我们仍旧用刚才的方法分析。

  顺风车下线后,滴滴顺风车事业部的员工曾一度信心满满地认为会在整改后尽快上线,但一等就是半年,至今仍遥遥无期。

  程维曾在公开信中进行反思,称“好胜心盖过了初心,狂奔的发展模式早已种下隐患。内部体系提升跟不上规模扩张,就像灵魂跟不上脚步”。

11 月 25 日消息,今日,饿了么宣布滴滴出行战略入股饿了么的协议签署和股权交割已于 11 月 24 日完成,但是双方合作的具体金额并未透露,双方表示将携手共同搭建同城配送体系。

  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则在今年两会期间为滴滴开脱:“新生事物遇到问题,切忌一刀切。” 他表示,前几个月顺风车事件后,导致十部委同时入驻,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彻底解决。网约车司机作为兼职人员,会给交通部的管理带来挑战。但它其实也提供了大量就业,应当予以鼓励。

  虎嗅作者宁宇曾在一篇文章中认为,过于看重社交功能,恰恰是顺风车的产品设计和运营中众多问题的根源。

当然,单车之争也不能说是王兴在背后捅了程维的刀子。这里展现出更多的是巨头与准巨头之间的“门户”之争。由于滴滴在阿里和腾讯之间摇摆不定,而美团是坚定的阿里对抗者,可能腾讯宁愿让摩拜贱卖给美团,也不愿高价卖给滴滴。

  如今,社交功能也下了,整改措施也出来了,入驻的走了没走不知道。滴滴顺风车的命运,怕仍然不在滴滴的掌控之中。但至少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你认为滴滴顺风车该不该重新上线?


    HOT NEWS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