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游戏

盈利难?难盈利!主业亏损融资来补,滴滴故事如何继续?主业刷屏

盈利难?难盈利!主业亏损融资来补,滴滴故事如何继续?主业刷屏

2019-05-16 17:41:51
  李雨宸 茅娅蓉  近日,全球知名网约车公司Uber在纽交所上市即破发,不仅是触上了美股破发潮的霉运,同时也与网约车平台盈利前景黯淡不无关系。  中国的网约车龙头滴滴面

来源: 2019-05-16 17:41:51

  李雨宸 茅娅蓉

  近日,全球知名网约车公司Uber在纽交所上市即破发,不仅是触上了美股破发潮的霉运,同时也与网约车平台盈利前景黯淡不无关系。

  中国的网约车龙头滴滴面临的同样并非坦途,今年3月滴滴突曝2018年亏损109亿元,一时间更是陷入了“垄断仍亏损”的悖论。

  满足盈利标准并不容易。《经济学人》引用福罗里达大学当前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寻求IPO的公司中,84%还没有盈利,而10年前这一比例只有33%。

  百亿亏损之谜

  北京的网约车司机吴师傅并未注意到这几日Uber在美国上市的消息,吴师傅告诉记者,自从去年开上网约车之后,现在一个月能赚八九千块钱,不过收入不太稳定。“听说滴滴现在还赔钱呢,要是再从我们这儿提高抽成,一个月只剩五六千的话,就不干了。”吴师傅对记者表示。

  今年早些时候,有媒体曝出滴滴出行2018年财务数据:一家独占约九成网约车市场份额、几乎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独角兽全年亏损109亿元。消息一出,迅速引发热议。

  4月下旬,滴滴首次披露了成本构成,并解释了巨亏原因:网约车业务支出占总流水21%,从司机处的平均抽成是19%,这其中2%的微小差异成为滴滴巨亏百亿的主要原因。

  在滴滴最新上线的“有问必答”平台上,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实名回应了近期热点话题。陈熙透露,滴滴平台上,受不同城市、订单距离长短、时间长短等因素影响,每笔订单会收取不同比例的平台服务费,即抽成。以2018年四季度为例,滴滴国内收取的平均抽成约为乘客实际支付车费的19%。然而,滴滴网约车业务同期运营支出和花销约占总流水的21%。据滴滴透露,21%中,返给司机的奖励约占7%;业务运营相应经营成本约占10%,纳税、在线支付手续费等刚性成本约占4%。

  陈熙在回答中表示,21%支出与19%抽成中那2%的差额,由滴滴网约车业务来承担,这部分就属于亏损。不过,由于滴滴在行业中几乎高达90%的市场份额,过百亿元的巨亏也让同行业人士非常吃惊。

天风证券首席分析师徐彪表示,所有经济体的发展,动力就来源于三个发动机。第一个发动机,人口;第二个发动机,技术;第三个发动机,资本。科创板上市标准总结为三个特点,轻盈利、重技术、重研发。在可见的3-5年,甚至5-10年的时间,科创板对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所能发挥的作用,战略上只能是一年比一年重要。在这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可以认为科创板是许胜不许败的,我们心里完全可以做这样的预期。

  “按道理,你都拼到这个层面了,垄断了就可以赚钱,所有生意只要垄断就一定能赚钱,按道理他就应该可以去赚这个钱了,因为你垄断了客源 你就起码可以赚司机的钱。” 曹操专车投资人,浙商创投合伙人杨志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哔哩哔哩发布第一季度财报,营收达1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8%,增速稳健。不过与此同时,亏损仍在扩大,盈利还需时日。

  抽成低是亏损主因?

  盈利之困

  滴滴通过“抽成”赚司机的钱,而这个模式适用于几乎所有网约车平台。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表示,滴滴平台上费率高于25%的订单和低于15%的订单各占20%。也就是说大约60%的订单费率介于中间水平,滴滴去年第四季度平均抽成约为19%。

  而锁粉模式认真探究其实就是之前三级分销的阉割版,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甩甩宝宝。锁粉模式用一句话解释就是分享即盈利,分销者把含有自己标签的二维码、链接等素材通过微信传播,被转发者一旦打开链接并且完成购买即确定双方上下级关系,以后下级每次购买,上级就可以获得收益,由于缺乏三次分销的巨大利益促进,锁粉模式设计者规定通过必须邀约多少人才可以获得利润分成,来帮助整个团队快速扩大。

  对比美国打车软件Lyft和Uber,滴滴的平均抽成确实不高。根据招股书,Lyft 2018年四季度平均抽成为28.7%,Uber全球平均抽成22%。而即便如此,不管是Uber还是Lyft都仍然还在亏损。那么,滴滴是否提高司机抽成就能够减轻当前的亏损境况呢?答案是:没那么容易,甚至会更糟。

  先来看这家公司的2018年全年财报里的盈利能力:

  业内认为,网约车司机与滴滴平台维持一个较为松散的关系,提高抽成可能导致司机继续开车的意愿降低,甚至会导致消费者流失。“司机赚到的收入加上车辆的折旧,再减去税和保险,起码要比在工厂或单位赚到的多,他才会继续来帮你开车。这是一个很难的平衡,提高司机收费转嫁给消费者,消费者就会流失。这根线很紧,拉住一端,另一端就会有反应,平衡一打破,就面临亏损。”杨志龙表示。

  通过提高抽成增加收入很困难,那么进一步做大规模同时降低边际成本是否能实现盈利呢?以第四季度来看,业务运营相应经营成本为主要支出,约占总流水的10%。包括技术研发、安全保障、客服、人力、线下运营等成本。滴滴表示力争在未来大幅下降经营成本和费用率水平,坚持在低毛利水平下持续运营,同时确保在安全和体验上的投入。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滴滴在目前已占据国内大部分出行市场后如果仍无法盈利,靠继续做大规模、同时降低边际成本获取利润恐怕也空间有限。

  主业亏损同时投资烧钱不断

  社交娱乐服务是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也是腾讯音乐盈利的关键。和早期的QQ秀等功能如出一辙,社交基因根植在腾讯当中。当其他流媒体平台——包括开创了这一商业模式鼻祖的Spotify。Spotify尚在烧钱时,腾讯音乐用社交的方式赋能音乐,并以此实现盈利,成了公开数据可循的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流媒体集团。

  滴滴创业六年从未盈利,媒体报道称累计亏损额可能超过300亿元,其中2018年全年亏损更是达到109亿元。

  腾讯2018年营收为3126.94亿元,年度盈利为799.84亿元,腾讯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全面收益总额为663.39亿元。

  2018年对于滴滴而言是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打败网约车平台中主要对手优步中国后,滴滴市场份额已经达到90%左右的水平,不过垄断网约车市场后,滴滴不管是从司机还是乘客那里得到的好评越来越少,恶评开始增多。

  尤其在2018年连续发生顺风车安全事故后,滴滴的关键词转为整改,重点放在安全保障上。当年滴滴也错过了新经济公司密集上市融资的热潮。但是业务、融资都陷入挑战的滴滴并未停止投资烧钱的步伐。

  2018年1月,在投资ofo之外,滴滴复活了小蓝单车,并推出青桔单车。如果打开滴滴的客户端,你会发现一个庞大的出行业务格局正在形成。包括出租车叫车、专车、快车、代驾、自驾租车、单车、甚至电单车等等服务。但是真正赚钱的项目寥寥。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数据,Jumia尚未实现盈利。2018年,其运营亏损1.69亿欧元(约1.94亿美元),年度净亏损为1.7亿欧元(1.95亿美元),均超过全年营收1.39亿欧元。

  在竞争对手美团进入网约车市场后,滴滴外卖去年4月上线,与美团、饿了么短兵相接。因此,不少分析认为,2018年滴滴巨亏的原因不仅是网约车不赚钱,更源于对非主业的盲目烧钱投资。

  对于快递业务而言,尽管在电商件、商务件和个人件三个领域中都有潜在的新订单增量,但无论是哪个战场,京东的优势都不显著。然而,好在目前大部分电商件还没有实现当日/次日达,京东物流还有时间继续折腾,或许在削减快递小哥的底薪之后,盈利性得到改善的京东还能继续增加在干线上的投入,或与通达一样展开价格战,获得更多的单量,实现快递业务的规模经济。

  滴滴外卖上线之初并未在一线城市开展业务,首批上线的9个城市主要在江苏、成都、山东、河南等地。滴滴自称外卖上线后,多地都创造了不俗的业绩。不过滴滴官网上,有关外卖业务的新闻,到2018年7月16日宣布登陆济南后再无更新。今年2月,滴滴宣布了2000人的裁员计划。有报道称外卖和单车可能是本轮裁员的重灾区。

  同时公开资料显示,滴滴近年来还积极布局出行以外更广阔的市场。2017年开始在无人车、海外市场、芯片等多个领域展开布局,包括一亿美元投资印度经济连锁酒店OYO,6000万并购投资人人车等,对外投资金额累计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据日本共同社5月13日报道,东芝公司13日宣布将进一步裁减半导体部门约350名员工,征集提前退休人员。受半导体市场萧条影响,东芝认为需采取措施以使营业利润陷入亏损的大规模集成电路(LSI)业务转为盈利。

  有关新业务,陈熙今年4月22日在“有问必答”平台上也提及过,他表示,目前滴滴离“精益创业”还有相当的距离,在网约车之外,也有一些新业务正处于投入期,这也会加大集团整体的亏损压力。

  乔布斯痛恨安卓手机,他认为那只是简化版的iPhone,必须摧毁。他曾在接受《乔布斯传》作者采访时提到:“如果有必要我会用尽最后一口气,花尽苹果存在银行的400亿美金,彻底毁掉安卓!因为那是偷来的产品。”作为当时安卓手机最大的盈利者,HTC必然被乔布斯归入敌人行列。

  自爆巨亏为博融资?

  在爆出滴滴巨额亏损后,滴滴创始人程维主动抛出了2019年将对非主营业务关停并转,涉及2000人大裁员的重磅消息,这令原本单纯的业务亏损增添了扑朔迷离的色彩。有舆论认为,滴滴自曝家丑可能另有隐情,一是为滴滴后续裁员做舆论铺垫,二是向投资人释放信号,争取进一步融资支持。

  上述说法无从核实,不过融资不易却是事实。滴滴本身无法实现自我造血运营,同时滴滴还需要从之前融资获得资金中拿出一部分来弥补亏损。尽管滴滴从来都称不差钱,不过2018年以来,滴滴融资步伐进一步放缓。

  原标题:优步上市连遭大跌 突围自动驾驶解盈利困局

  而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历经17轮总金额超200亿美元的融资后,滴滴的股东团队已经囊括阿里腾讯苹果、软银、平安等行业大佬和中投、交行和中国人寿等央企。

  官网显示,滴滴获得的最近一笔融资是在2018年7月17日,滴滴出行与Booking Holdings达成战略合作,并获得来自后者的5亿美元战略投资。通过合作,Booking Holdings 旗下的app将为用户提供滴滴叫车服务接口,而滴滴的乘客也将可以直接通过app在 Booking.com 或 Agoda 平台预订酒店住宿。

  在错失了2018年新经济企业上市热潮后,对于仍处于烧钱状态的滴滴而言,新的融资对滴滴来说越来越紧迫了。

  平台模式先天不足?

  内忧同时,对手环伺。

  在接连发生安全事故后,多家出行企业,包括曹操专车、哈罗单车、嘀嗒拼车等纷纷升级为出行平台,业务范围不断扩大;今年3月22日,阿里、腾讯、苏宁、一汽、东风、长安,六大巨头共同出资97.6亿元设立南京领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与此同时,包括上汽、宝马、戴姆勒等,更多传统车企接连布局网约车市场,想要分得一杯羹。市场甚至用“被围剿”来形容滴滴当前的处境。

  苏宁金融高级研究员付一夫认为,滴滴平台依靠早期烧钱补贴,尽管已经形成一家独大的市场格局,但是本身并未依靠技术形成足够高的行业进入壁垒,出行市场格局并不稳定。尤其一些巨头一旦进入市场,很有可能改变整个行业格局。同时,滴滴平台模式存在较大的政策风险。

  “比如曹操、神州、首汽等等这些平台,虽然他们所占市场份额没那么大,但是对滴滴来讲确实是一股势力的冲击。他们要么是自有车辆的模式,要么就是自有司机,这种方式其实监管部门在对他们进行监管的时候是把他们视为一个企业监管。滴滴不同,滴滴旗下司机并不是平台自有,所以这时候监管部门对他们进行监管的话,其实就相当于是在监管滴滴平台的同时也还要深入落实到对个人的监管。这个难度非常大。”付一夫表示。

  盈利之困

  2016年10月8日,北上广深等城市先后公布了《网约车地方细则征求意见稿》,与交通部新政相比,各地方新政在网约车平台、车辆、司机三方面规定更加细致和严格,京津冀沪司机必须要满足本地户籍,杭州、深圳则需满足本地户籍或持当地居住证满规定时间;并且在车辆的排量、轴距等方面加以限制。

  2015年,这是陌陌发展的瓶颈期。当时陌陌身上的约炮标签已经洗得差不多了,但是面对用户增长的瓶颈,唐岩却一筹莫展。面对盈利和增长的危机,唐岩甚至想学习周鸿祎的360,直接将陌陌私有化退市回归A股。

  滴滴方面曾表示,如果严格按照合规标准清退车主,滴滴的运力将只有原来的10%。

  业内认为滴滴可能面临选择。向左走,朝重资产模式演进,这意味着:转为自有车辆、自有司机模式。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要在客户体验和盈利能力之间有效平衡,则需向重资产模式演进,积极布局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以降低成本和提升壁垒。向右走,滴滴或转向to B业务——接入传统租车公司和首汽、易到等B端运力,打造开放平台。这意味着,滴滴或转为网约车平台的平台。

  不过,对于氪空间来说,能否IPO已不再其目前关注范畴。新任CEO在接受投中网专访时曾表示,我希望现在我们主要专注于盈利。至于说去上市什么的,暂时不在我们的主要关注点里。我觉得那是水到渠成的一个结果。

  不论是资金链断裂还是新进入者争战鳌头,网约车行业从来不缺少故事,龙头滴滴尤其如此。但是目前最危险的是迟迟无法实现盈利,滴滴的资本故事还能继续讲下去吗?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资本继续加持,滴滴还烧得起吗?

  在收到财政部有关恢复互联网彩票销售的正式通知前,公司不对盈利进行预测。


    HOT NEWS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